TypechoJoeTheme

徐伟轩博客

统计

那个在货拉拉上跳车的女孩,其实死了两次

徐伟轩博主
2021-03-01
/
0 评论
/
1 阅读
/
2894 个字
/
百度已收录
03/01


长沙23岁女孩在用货拉拉搬家过程中,跳车窗身亡的事件,还在不断发酵。
截至今日,悲剧已经发生了整整18天。
虽然,我们还是无从知晓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,但事情也有了新的转机。
23日,据红网报道,涉事司机周某春,因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,已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。

来源:澎拜新闻
毋庸置疑,司机和女孩的死,一定有着密切的关系。
而这个消息的出现,也狠狠打了一些人的脸。
事实上,自从事件被曝光,网上就一直有一群人发表着自己的无脑言论。
比如:
“晚上9点一个人搬家,还是一女的,啧啧啧。”
“还和男性司机独处,呵呵。”
两天前,针对这起事件,我发表了一篇文章。
甚至在我文章下的评论区,也被各种恶意的揣测和评论攻占。
“为什么大家都在恶意中伤司机,我猜是女孩吸毒了产生幻觉吧”

“23岁就能月入两万?能是啥正经女孩啊。”
“单身女孩出门别穿丝袜”
还有很多不堪入目的留言,我就不一一列举了。
这些言论,中心思想只有一个:这女的活该。
每次一发生这样的恶性事件,你总能看到这样一群牌坊精。
发生强奸案,他们说是女孩穿得太诱惑;
女性在街上遇刺,他们说为什么不害别人就害你,你还不反思自己?
这次货拉拉事件,他们又说女孩不该晚上搬家。
够了,真的够了。
他们不在乎事情真相到底如何,只在乎受害女性好不好看,穿得露不露;
他们不去指责真正的过错方,反而对女孩的私生活随意揣测,极尽苛责;
有时候,我们真的很难不承认:
这个世界,对女性的恶意,实在太深。

每一个被伤害的女性,都不止被杀死过一次。
第一次,是因为施暴者的恶行。
第二次乃至此后无数次,都是因为社会的指责。
2018年,21岁的空姐被滴滴司机残忍杀害的新闻,激怒过无数人。
一个有着无限希望的生命,一个完整美好的家庭,就这样分崩离析。
但当有些人说起这起案件的时候,他们在讨论什么?
“呵呵,空姐,没个干净的,懂的自懂”
“长得这么漂亮,我要是滴滴司机我也把持不住啊,情有可原。”

受害空姐的家人,不仅要承受丧女之痛,还要忍受自己的女儿,就这样被任意诽谤,揣测。
那个犯下不可饶恕罪行的司机,自己不需要说什么,就有无数道德法官站出来帮他辩白。
还有前段时间猝死的女星孙侨潞。
一个生命的逝去本该让人警醒,最后变成了什么?
网友指责她不守妇道,爱去酒吧;
骂她喝酒喝死的吧,就是活该。

每一条评论都无比刺眼。
它们像一把把无形的刀子,狠狠地扎在了受害者和他们的家人身上,一辈子都会隐隐作痛。
什么时候开始,一个女孩身上发生的悲剧,会因为她的不完美而被忽视抹杀?
又是什么时候开始,我们只会要求女孩不该做什么,而从不要求施暴者不要做出伤害他们的举动?
蔡宜文说:
“每一个持有完美受害者心态的人,都是给饱受舆论暴力的女性困境中加了一块砖,让受害者在其中无助地哀切。”
有时候,女孩被伤害,真的不是由施暴者独立完成的。
那些总是给受害者缠上电子裹脚布的网络判官们,每一个都在协助。
没有一个无辜。

货拉拉事件里,最让我难受的评论,是这样一句:
“是这个女孩有被害妄想吧,所以才跳车了。”

有很多人附和。
我们都不知道,当时具体发生了什么。
网友指责她是被害妄想,却不曾想过,即便女孩是因为自己害怕而选择跳窗,又是什么让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会联想到自己可能遇害呢?
是我们生活里无处不在的对女性的冒犯。
我们的日常社会,早就把女孩们置于一个风声鹤唳、草木皆兵的境地。
平时坐公交地铁,多少女孩不敢穿短裙,因为它不仅会为自己招来很多不善的目光,还要时刻警惕被偷拍的问题;
晚上一个人回家,忍不住地就会不断回头张望,生怕自己被尾随;
独居的女性,有个不成文的规定,要在阳台上晒一件男人的衣服,为了保护自己,她们不得不伪装自己和男友同住;
住酒店的时候,第一件事不是休息,而是仔仔细细检查是否会有针孔摄像机,偷拍泛滥的年代里,谁也不敢放松警惕;
还有坐滴滴和顺风车的时候,总要给家人朋友发个定位才安心,手机里常常保存着网上那些假装是男友来电的录音,好让自己有点安全感。
她们害怕,她们恐惧。
因为无辜被害的事情一再发生,因为女孩被冒犯,她们已经听过许多次。
在这样一个环境下,她们必须时刻小心,她们不得不变得敏感多疑,才能稍微保护自己,不被别人的恶意所害。
当大家纷纷怀疑货拉拉女孩有被害妄想的时候,有媒体去重走了那晚的路线。
这个时候,我们才发现,原来根本不止是三次偏航那么简单。

当晚司机选择的路线,其实是一片工业区,根本没什么人。
路上路灯很少,车也不多。
要走很长一段漆黑到什么都看不见的路,才能走出去。
连有着摄像陪同的男性记者,都觉得毛骨悚然,何况是那个手无寸铁的女孩?
跳车前,没人知道她是怎么想的。
但是那种恐惧,我想我们应该理解,也不该苛责。
她们只不过是想保护自己罢了。
很多时候,但凡其他人对女性少一点恶意,说不定都能够避免悲剧重演。
难道我们一定要女孩们随身带着刀保护自己;
一定要禁止她们晚上出门;
一定要让她们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,才能保证她们的安全吗?

林奕含写过一句话:
什么人都有点理由,连奸污别人的人都有心理学,社会学上的理由,世界上只有被奸污是不需要理由的。
穿的少,回家晚,喜欢社交.....总有人坚信女孩被伤害,都是因为她们自己的问题。
可事实如何呢?
几年前,有一场特殊的展览在比利时举办。
这场展览展出的不是什么艺术品,而是18套遇到过性侵的受害者在当天的穿着。

这些服饰,都是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最常见的装扮。
不性感,不暴露。
有人展示的是T恤短裤,她写下:
当我的上司知道了我被侵害之后,第一句话却是问我当天穿的什么。
我回答他,T恤短裤,一个要去打篮球的人应该穿什么?
有一个受害者,还展示出了自己的军装。
她说:当时我身穿军装,手里还拿着枪,但还是没能阻止这一切的发生。

她们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证明给了那些人看:
自己被伤害,不是因为受害者衣着暴露。
不是因为深夜独自一人回家。
不是因为她们不够谨慎。
而是因为别人的恶意,是他们的错。
货拉拉这起案件,错的是谁?
错的是司机。
为什么没有在女孩跳下去的时候及时刹车?
为什么选择了一条偏僻难行甚至耗时更久的路程?
女孩跳车前到底发生了什么?
还有很多疑团,需要他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。
错的还是货拉拉平台。
早在之前,就发生过有女孩搬家结果遭到司机骚扰的事情发生。
受害者躲在酒店不敢回家,找到货拉拉客服,却得不到丝毫解决和回应。


而这个平台里早就暴露出来的弊端,也被他们选择性忽视了。

对司机审核不严,客服部门形同虚设,司机为所欲为随意加价导致纠纷,以及拒绝在车内安装监控、规范司机的行为.....
正因为这些问题的存在,才有了今天这起死无对证的悲剧。

货拉拉,这次不冤。
无论如何,错的都不是那个去世的女孩。
晚上搬家,独自乘车,她只是做了件一个在大城市打拼的年轻人,无奈之下的选择。
凭什么要遭受那么多的攻击和指责?
与其去揣测一个受害者的私生活,不如去让更多人明白,如何去尊重女性,让她们免受侵害。
与其总是以道德有失去绑架女孩,不如让那些把无耻当权利的人少一点恶意。

任何一个女孩,都不需要为自己被无辜伤害买单。
比起指摘她们,我更希望,这件事能让她们学到遇到危险时,应该如何自救:
1、搬家的时候,尽量不要跟车,如果一定要跟车,尽量避免坐在副驾驶的位置;
2、单独乘车时,不要总是低头看手机,注意司机的行驶路线是否和导航相符,保持警惕;
3、一旦遇到危险,无法呼救的情况下,尽量保持顺从与司机斡旋,寻找合适的时机,跳车绝对不可行,无论在什么情况下,自己的生命安全都是第一位的。

最后,我希望这样的事情能够少一点,再少一点。
希望所有女孩都能不被拘束,不必恐惧的活在阳光下。
女孩们,你们的优秀没有错误,你们的自由不该被抹杀。
你们生来就该捍卫自己的权利,请活得热烈,尽情漂亮。
-END-

作者:脆皮先生
本文转载自:微信公众号 脆皮先生 原文标题:那个在货拉拉上跳车的23岁女孩,其实死了两次

性侵货拉拉
朗读
赞(0)
版权属于:

徐伟轩博客

本文链接:

https://www.letus.top/archives/199.html(转载时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)

评论 (0)